<source id="pfeye"><bdo id="pfeye"></bdo></source>

<acronym id="pfeye"></acronym>
  1. <i id="pfeye"></i>
  2. <source id="pfeye"></source><var id="pfeye"></var>
    高達98%,中國不進口真的沒辦法
    發布時間:2024-01-26 來源:未知     分享到:

    “素胚勾勒出青花筆鋒濃轉淡,

    瓶身描繪的牡丹一如你初妝……”


    耳邊一首周杰倫的《青花瓷》,把我們帶入那個青花瓷風靡世界的年代。潔白如玉的瓷器上,那神秘迷人的青釉,離不開一種關鍵資源——!


    青花瓷標志性的藍色就是由含的鈷顏料發色的▼

    a5482f7757a29cd5fb6744ccc726fa4d_640_wx_fmt=jpeg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.jpg


    在鈷藍出現之前,鮮艷的藍色是極其昂貴的,產自阿富汗的青金石幾乎是唯一來源,運到歐洲就貴比黃金。這種顏料一度被羅馬教廷壟斷,專門用來描繪天堂和圣母外衣,斯克羅文尼禮拜堂就用藍色鋪滿天頂,讓信徒一抬頭就能看見天堂,背后的潛臺詞就是,有錢!


    果然上天堂還是不能缺錢

    (圖:shutterstock)▼

    f2c9953e718806954e0c373a7647d7cf_640_wx_fmt=jpeg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.jpg


    直到“鈷藍”出現,鮮艷藍色的價格才被打下來,普通人也買得起了,藍色成了一種非常好用的資產階級“美術味精”,藝術品多少都得來點兒鈷藍,才能跟上時代。


    這才有了莫奈的《睡蓮》、梵高的《星月夜》這種依賴豐富色相變化的印象派畫風。


    這一抹藍誰不愛呢▼

    46d2157b8cadb5f009632ff90fba6165_640_wx_fmt=jpeg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.jpg


    鈷藍其實就是鋁酸鈷,里面的鈷元素除了用于“美術味精”,還成功從美術生轉職到工業界,號稱“工業味精”,如今的航空航天、石油化工、玻璃制造、醫療等領域,都離不開鈷,尤其是快速發展的新能源電池,不加鈷就沒內味兒。


    電動汽車領域對鈷的需求還在不斷增加▼

    0393a96c49da4c88ba6683899105e62a_640_wx_fmt=jpeg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.jpg


    目前,含鈷材料是最好、最穩定的鋰電池正極材料,能量密度、安全性都很優秀。新能源車顯然離不開這種工業味精,在其帶動下,全球對鈷的需求不斷上漲,2021年就比前一年(2020年)多了22%。


    cf024f4164445d6181daccf99f1e2712_640_wx_fmt=jpeg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.jpg


    而作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車生產國,中國的鈷礦缺口近十年來都在九成以上,2019年以后更是高達98%,這個比例比以前講過的金銀銅鐵都要大得多,非常缺鈷!


    近些年產量也在不斷下降

    基本只能靠進口了▼

    29416649b5418a26281f4dfe70fc55ca_640_wx_fmt=jpeg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.jpg


    而且,鈷在國防軍工領域也是戰略資源。我們要優先保障軍工自主,民用部門幾乎全部需要進口。

     


    傲視群雄的剛果(金


    地球上的鈷其實非常少,平均每噸地殼物質里只有25克,還不到鐵的萬分之五,基本都是伴生礦,很少能獨立成礦。


    而且鈷的分布多寡非常極端。我國缺鈷,其他工業國也一樣缺,美國對外依存度65%,日本甚至都沒有鈷礦山,只能靠二次回收生產少量的鈷,不過中國的總消耗量太大,所以更為緊迫。


    純鈷的礦床真就可遇不可求了▼

    8f206f44a7eaf85f39b242dd4373d627_640_wx_fmt=jpeg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.jpg


    根據美國地質調查局數據,2022年全球鈷儲量830萬噸,剛果(金)、澳大利亞、印尼、古巴、菲律賓五國包攬了全球儲量的82%。剛果(金)獨占48%,而且普遍品位高,普遍露天開采,這集中度和我國在稀土方面的地位差不多,可謂傲視群雄。


    相比之下,美國只有6.9萬噸,我國略多,探明儲量14萬噸,占全球2%,但還沒有獨立開采鈷礦的礦山,都是銅、鐵、鎳的伴生礦,產能主要來自甘肅-金川、新疆-喀拉通克等銅鎳礦的副產品,分離成本很高,但品位卻不高。


    對鈷需求大的工業國基本都依賴進口▼

    917b9675ae0be0d353a4a5b9d28ea0a0_640_wx_fmt=jpeg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.jpg


    比如金川的銅鎳鈷硫化物礦床,品位0.07%-0.2%,對應每噸礦石只能分離出0.7到2千克鈷,所以我們一年的產量才2000多噸,占全球1%,但消費量卻占了67%,所以基本靠進口。


    只能說有一點算一點吧

    指著自己挖是不現實了

    (金川礦區 圖:google map)▼

    f34bffeaaff84e0d98ed18971c55b3b0_640_wx_fmt=jpeg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.jpg


    進口,就繞不開鈷礦五國,尤其是剛果(金)。


    根據國際鈷業協會(Cobalt Institute)的報告,2022年全球鈷產量19.8萬噸,剛果(金)獨占73%,一年就把中國全部探明儲量挖光了。其中大部分都運到了中國,是我們第一鈷來源國。


    產量排在后邊的印尼、澳大利亞、俄羅斯、菲律賓都只能作為補充來源。



    b3a313f200d5cbd92a5a4000777264b8_640_wx_fmt=jpeg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.jpg



    進口之路,堪比西天取經


    既然基本靠進口的局面已無法改變,要想不被卡脖子,就要積極布局海外資源,尤其是剛果(金)。中國企業如洛陽鉬業、金川集團都紛紛遠赴非洲、印尼,拓展海外礦山。


    比如,剛果(金)現有的19座鈷礦場,有15座都是中國公司運營或資助的。就連寧德時代這樣的下游企業也在布局上游的鈷資源,通過參股方式開發了剛果(金)的世界級KFM銅鈷礦。


    KFM銅鈷礦總資源量約3.65億噸

    鈷平均品位約0.85%,含鈷金屬約310萬噸

    (圖:kisanfumining)▼

    a3b5c15a064cd52b18dc9e4f41cc5b15_640_wx_fmt=jpeg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.jpg


    除了剛果(金),中資企業也在印尼擴大鈷產能,比如華友鈷業、格林美、力勤等礦業公司投資的印尼紅土型鎳鈷礦。


    印尼是全球紅土鎳礦儲量和產量最高的國家

    (圖:shutterstock)▼

    7f4f7cf36c0d4fbca6d9ae616ac8b6a9_640_wx_fmt=jpeg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.jpg


    印尼的優勢是離中國大陸更近,印尼蘇拉威西的礦石,從青山工業園拉博塔港出發,走海運半個月就能到上海、寧波港。


    比起遙遠的剛果(金)

    同處亞洲的印尼可是近了不少

    (航線僅作示意)▼

    cd4b20c7411f44f8b3f63abf54a0e013_640_wx_fmt=jpeg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.jpg


    但印尼的產能和剛果(金)完全不能比,我國的鈷供應鏈仍然高度依賴“剛果(金)-德班-中國”航線,這條線看似簡單,實則跟西天取經一樣復雜。


    剛果(金)雖然是沿海國家,但出??诩s等于沒有,而且太大了,面積相當于印度的80%,其鈷礦主產區位于內陸深處的東南兩省(上加丹加省、盧阿拉巴?。?/span>,這個位置放在草原帶以南的非洲,非常接近地理中心,到哪個方向都差不多,都不咋方便。


    對剛果(金)而言

    怎么把鈷礦運出海是一個大難題▼

    779cd033868705de3686a6ca924e362c_640_wx_fmt=jpeg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.jpg


    所以鈷礦從哪出海主要看“基礎設施”,首先,就排除了本國出???/span>,從東南兩省的中心城市盧本巴希到哪個方向都有鐵路,唯獨去本國首都不通鐵路,剛果(金)果然是政令不出金沙薩,再加上遍地開花的民兵武裝,十萬奧德彪也運不過去。


    非洲鐵路按軌距示意(部分)


    0424e2b29ab7943d94b22b5e2208c3b1_640_wx_fmt=jpeg&from=appmsg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.jpg

    所以,剛果(金)的鈷礦只能從鄰國出海,可以去安哥拉的洛比托、坦桑尼亞的達累斯薩拉姆、莫桑比克的馬普托,或者南非的德班。


    最終,還是“退伍發達國家”南非略勝一籌,縱貫南非洲的盧本巴希-贊比亞-博茨瓦納-南非德班通道,就成了中國鈷礦供應的生命線。從剛果(金)到德班再裝船去中國,總共需要足足兩個月。


    需要橫跨印度洋再從馬六甲海峽抵達太平洋

    卻也是沒辦法中的辦法了(航線僅作示意)▼

    caee16ac32076634f35f97224e14f462_640_wx_fmt=jpeg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.jpg

    除了運輸線本身的漫長,產鈷國家的政策變化也有很多坑。


    比如剛果(金)可能搞鈷礦石禁運或提高關稅,比如印尼的鎳礦出口禁令。甚至美國發布的《通脹消減法案》中,對于補貼的排他性條款會加快美國新能源產業回歸本土,進而和我們爭奪剛果(金)的鈷礦產量。


    19年剛果金還因為采鈷礦造成的環境問題和礦工的健康問題

    暫時關閉了世界上最大的鈷礦Mutanda礦

    (圖:washingtonpost)▼

    4efb375ab787eb9968ecb90d7ad21037_640_wx_fmt=jpeg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.jpg


    剛果(金)本身最大的問題還是秩序不穩定。東南邊陲的鈷礦只是諸多問題之一,剛果(金)有名的金、錫、鉭、鈮、銅,全都在大裂谷西側的邊境各省,金沙薩對這些邊緣省份的實際控制力太弱,相比金沙薩,這里無數的地方勢力才是最難擺平的。


    這些地方山高皇帝遠的

    豐富的礦產帶來的巨大財富足以讓一些亡命之徒鋌而走險


    所以,當前鈷礦供應穩定,不等于以后就沒問題,對外還是要鞏固再鞏固,對內也要開源再開源。

     



    進口之外的途徑


    目前,國內鈷礦的找礦重點主要在甘肅、青海、吉林、江西等省區,力爭在未來5-10年找到新的大型伴生鈷礦。同時還要提高現有鈷礦的采礦、選礦技術。



    8b73d629ad8992f54cfcefb7d3982b9e_640_wx_fmt=jpeg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.jpg


    但遠水不解近渴,相比挖礦,目前最具潛力的鈷增量可能來自回收利用,我們四分之三的鈷都用在了電動車電池,電池回收后大部分的鈷金屬都可以回收再利用,只要保有量夠大、回收率夠高,理論上能減少相當比例的進口,但目前回收率只有25%,上升空間很大。


    “新能源汽車熱”掀起后

    據預測未來十年內

    鈷最主要的用途依然是制備電池

    (圖:shutterstock)▼

    376fbaf9dacadc4825edd3bb9f1373bb_640_wx_fmt=jpeg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.jpg


    我們甚至可以有條件地放開廢舊電池材料進口,或者放開含鈷鎳鋰廢料經過初步處理后的產品進口,當然,前提是要有嚴格的流程,要資源,不要洋垃圾。


    其實,如果只看資源量的話,地球上絕大部分鈷并不在陸地,而是在海里,在海底富鈷的鐵錳結殼(qiào)和結核里面,潛在鈷資源至少1.2億噸,遠比陸地上已探明的多。按照全球每年消耗10萬噸來算,海底的鈷資源夠人類用1000多年。


    我國擁有專屬勘探權和優先開采權的富鈷結殼區大約有3000平方公里,平均品位0.5%左右,遠遠高于陸地鈷礦的品位(大多數在0.01%-0.3%之間)。


    富鈷結核集中在

    海底800-2400米的海底高原斜坡上

    大多離陸地不遠

    (卡特海山的富鈷地殼碎片,圖:GEOMAR)▼

    a0337cc061e5e231b9b74b96158f5774_640_wx_fmt=jpeg&from=appmsg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.jpg


    如果我們完全用本國礦產來解決缺鈷問題,估計只能靠海里的鈷礦了。但現在的海底挖礦技術還不成熟,也屬于有生之年系列。所以未來很長一段時間,鈷資源都不可能自己自足。


    海底地質結構復雜,海況復雜
    即使技術到位了,開采成本也很高

    (圖:China Dialogue Ocean)▼

    8865b275b2ce393e5579c1fa8566d1ba_640_wx_fmt=jpeg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.jpg


    缺鈷的問題除了困擾中國,其他任何想發展電動汽車的國家都躲不開,既然鈷的市場地位和電池高度綁定。那最好的解決辦法,其實是釜底抽薪,開發不需要鈷的電池不就行了!


    現在各國也確實在利用高鎳三元和磷酸鐵鋰正極材料,來開發低鈷甚至無鈷電池。如果鈷作為正極材料的作用被大量替代,其市場剛需地位必然動搖。


    比如,上個月月底東芝公司宣布

    開發出了不含金屬鈷的鋰離子電池

    (圖:TOSHIBA)▼

    3dc8a633bcc4d7a132f581a51c418a91_640_wx_fmt=jpeg&wxfrom=5&wx_lazy=1&wx_co=1.jpg


    所以,我們既要維護好現有的海外鈷資源,避免被卡脖子,也要重視鈷被替代的可能性,預判和提前布局其他的戰略資源。



    你知道你的Internet Explorer是過時了嗎?

    為了得到我們網站最好的體驗效果,我們建議您升級到最新版本的Internet Explorer或選擇另一個web瀏覽器.一個列表最流行的web瀏覽器在下面可以找到.

    亚洲中文久久精品无码1_大屁股少妇无码专区视频_国产一级毛片xxxx_亚洲人妻无码视频

    <source id="pfeye"><bdo id="pfeye"></bdo></source>

    <acronym id="pfeye"></acronym>
    1. <i id="pfeye"></i>
    2. <source id="pfeye"></source><var id="pfeye"></var>